当前位置:首页 >> 解密信息 >> 解密新闻

侨兴集团并购飞思卡尔手机芯片业务 不确定性仍存

时间:2009-04-28 23:26:59

 

近期以来,关于全球知名半导体厂商飞思卡尔手机芯片业务花落中国的消息被炒得沸沸扬扬,消息称,中国国产手机品牌侨兴集团正在为并购事宜进行洽谈。据透露,如果收购顺利完成,侨兴集团将在北京注册成立一家单独的公司,运营飞思卡尔的手机芯片业务。与此同时,国内最大手机设计厂商德信无线(纳斯达克代码:CNTF)的董事长董德福,也将以个人投资的形式参股其中。
 
飞思卡尔困局
飞思卡尔脱胎于摩托罗拉的手机芯片部门,摩托罗拉是全球第一部手机的生产商,因此,飞思卡尔在手机芯片领域“根基甚厚”,手握大量专利和核心技术。但由于其主要客户摩托罗拉近年来手机销售不振,飞思卡尔的手机芯片业务也大幅下滑。飞思卡尔今年一季度的财报显示,期内其手机芯片业务销售净额950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3.18亿美元的水平相比,大幅下滑了约70%。饶是如此,2008年,飞思卡尔在全球手机芯片市场的销售额仍位列第八。
对于飞思卡尔来说,其手机芯片业务目前已成为拖累其整体业绩的一块“鸡肋”。根据飞思卡尔今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其一季度净销售8.4亿美元,同比下滑40%,而其中手机芯片业务一季度销售净额950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3.18亿美元净销售额下滑了70%。
在此背景下,飞思卡尔于去年10月对外宣布,有意将其手机芯片业务出售。随后,英飞凌、意法半导体均被传言有可能成为其潜在买家。甚至还传出其与同样欲出售手机芯片业务的德州仪器进行相关业务合并的消息。但最终这些传闻均无果而终。
  “飞思卡尔手机芯片业务面临的主要困境,是客户太过单一。”王阳分析。来自iSuppli的数据显示,飞思卡尔85%的销售收入来自摩托罗拉,;其次是RIM,占10%;三星占5%。
  尽管早在2004年,飞思卡尔就已从摩托罗拉分拆出来,但时至今日,飞思卡尔依旧摆脱不了对这个“首席”大客户的依赖。而受累于摩托罗拉手机销量的一路下滑,飞思卡尔手机芯片业绩也是一落千丈。
  “由于飞思卡尔在手机业务的客户过于单一,因此并不能给收购者带来更多的潜在客户。”王阳分析,此次收购的技术意义远大于其市场价值。
  目前,手机厂商对于手机芯片供应商的选择开始呈现多元化趋势。以诺基亚为例,TI是其涵盖所有协议技术、领域广泛的供应商;Broadcom被指定为其EDGE技术的供应商;英飞凌被指定为GSM技术的供应商;STMicroelectronics被指定为其3G技术的供应商。
  而面对每况愈下的市场,摩托罗拉也在逐渐摆脱其芯片供应商过于单一的做法。2008年三季度,摩托罗拉终止了一项采购协议,该协议规定,摩托罗拉必须每年从飞思卡尔采购一定数量的手机芯片。事实上,摩托罗拉已经开始选择包括TI在内的更多芯片供应商。
  “分散上游芯片供应商,有利于优化芯片供给结构,从而将芯片组合的效果最大化。”在王阳看来,此前摩托罗拉和飞思卡尔之间这种单一合作的模式,从实践结果来看是比较失败的。
很显然,能否摆脱对摩托罗拉的依赖,并由此成为更多主流手机厂商的芯片供应商,将是飞思卡尔手机芯片业务摆脱颓势的关键,“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次收购,能否真正获得其核心技术”。
 
    侨兴并购
公开资料显示,侨兴集团创始于1992年4月,以传统固定电话机生产起家,旗下拥有“侨兴环球”(NASDAQ:XING)、侨兴移动通信(股票代码:QXM)两家上市公司。
  2002年3月,侨兴旗下公司斥资3.16亿元收购中电通信科技有限责任公司(CECT),进入GSM、CDMA手机领域。2006年6月,侨兴获得国家发改委下发的侨兴COSUN品牌手机牌照。由此正式构建侨兴手机体系——“中电通信的CECT”和“侨兴的COSUN”两大品牌。
  据了解,侨兴集团在布局手机生产的过程中,在手机研发领域颇有投入,比如,早在2001年,侨兴就曾斥资3000万美金收购飞利浦手机在法国的研发中心。但是与中国绝大部分本土手机厂商一样,侨兴在手机芯片等上游环节积累仍然有限。
  “中国是手机生产大国,但不一定是生产强国。这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缺乏上游‘芯片级’的研发能力。”iSuppli中国研究部总监王阳认为,如果此项收购顺利完成,“不仅对于侨兴,它对于整个中国手机研发能力的提升,都具有战略意义”。
  一位熟悉“侨兴系”手机的业内人士认为:“侨兴长期从事的是整机的生产和研发,在上游的芯片研发领域,并无太多积淀。这次突然收购飞思卡尔手机芯片部门,其动机绝非‘完善手机生产链’这样简单。”
  而德信无线董事长董德福在该项收购中的传闻,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亦不乏逻辑。
  “作为手机设计公司,德信无线在基于方案的软件研发领域实力不俗。而在上游芯片等硬件研发方面急需补缺。”原德信无线的一位高管表示,飞思卡尔在手机芯片的研发能力与德信无线在手机方案的经验积累互补性很强。
  “上市公司这边,目前还没有这样的说法。”纪长喜回应称,尽管否认目前德信无线参与到目前的收购行动中,但他同时承认,飞思卡尔也是德信无线的芯片供应商之一,“双方在GSM手机的研发方面,早有合作”。
  上述德信无线的原高管认为,如果德信无线董事长参与收购,不排除今后该公司会与德信无线进行更深入的合作。
纪长喜透露,德信无线已经不局限于单一的方案设计公司,“未来将打造从上游研发、到方案设计、到整机生产的‘一站式服务’”。
侨兴集团旗下中电通信董事长吴志阳透露,“意向书已经签完了,目前双方还有一些细节在商谈。”吴志阳表示。但对于交易的具体形式以及交易金额等细节,他则不愿意透露,只是强调,对于飞思卡尔手机芯片业务的并购,不涉及侨兴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上市公司这边,对此并不知情。也没有可披露的信息。”427,对于董德福参股侨兴集团为并购飞思卡尔手机芯片业务而设立的新公司,德信无线高级副总裁纪长喜如此回应说。
王阳分析:“截至目前,飞思卡尔手机芯片业务真正可能的潜在买家,其实并不多。这对于中国企业,是个难得的抄底机会。”
  从多位接近飞思卡尔中国公司的人士处获悉,“不少飞思卡尔公司人士认为,侨兴收购其芯片业务部门的可能性不大。其关键原因在于,此项收购涉及大量的专利和技术,可能面临来自美国商务部的严格审查。”
  事实上,侨兴集团收购手握大量专利和核心技术的飞思卡尔手机芯片部门,能否最终通过美国相关部门的审批,一直是各方关注的焦点。
  王阳认为,该项交易的关键所在就是,此次收购究竟涵盖飞思卡尔手机芯片部门的哪些具体业务。
  据介绍,飞思卡尔手机芯片业务包括基带处理器、射频芯片、电源管理芯片以及成功率放大器等。在GSM制式方面,出身摩托罗拉的飞思卡尔有着长期的积淀。不止于此,在基于3G的WCDMA芯片研发上,飞思卡尔亦实力不俗。这对于长期缺少芯片级研发实力的中国手机企业来说,显得弥足珍贵。
  “在芯片研发中,处于核心技术地位的通信协议栈、底层算法,是否包涵在这次收购范围,尚不得而知。”王阳表示,像飞思卡尔的协议栈等核心技术是其中含金量较大的部分,“倘若这些核心技术不能出售,将让这次收购的价值大打折扣”。
北斗手机网总裁谭文胜则对此保持乐观,“目前,中国在手机芯片的研发能力,并没有外界想象的差距那么大。从防止技术输出的角度来讲,美国方面对此设限的意义不大”。
解密技术
解密问题
芯片解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