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解密信息 >> 常见问题

台湾宣布启动700亿新台币救助存储芯片业 带动企业自救

时间:2009-03-16 18:53:41

  去年,存储芯片巨头韩国三星逆势压价,加上金融风暴,整个台湾地区业者遭受重创,台湾地区政府希望联合美、日,实现产业再造,共同抵抗韩国三星、海力士的侵蚀。

  分析人士认为,未来全球DRAM产业将形成韩国三星电子和台湾地区对抗。但事情进展并不顺利,方案甫一露面,先是遭台湾“立法院”投反对票,再是被台湾业者质疑,救助计划究竟该何去何从?

  产业再造方案

  3月8日,台湾地区宣布计划以700亿元新台币 (约合20亿美元)整合台湾岛内半导体存储芯片产业,由于企业亏损严重,政府希望以此完成产业再造。

  具体方案是由政府出面,成立“台湾内存公司”(以下简称:TMC),届时,政府将在公司中持有少于50%的股份,并且邀请全球业内第三、四名的美国美光、日本尔必达中“至少一家”加入TMC,以解决困扰台湾的DRAM技术问题。

  据了解,新公司希望承接美光或尔必达的制程和设计,完成技术自主,使企业未来不需支付任何权利金。在初始阶段,公司并不考虑自行建厂,而是将台湾现有的DRAM厂的产能进行整合,以对抗业内列名前两位的韩国三星、海力士的冲击。

  在台湾“经济部”的力邀下,全球第二大半导体代工企业——台湾联电荣誉副董事长宣明智出任新公司的召集人。

  3月10日,TMC召集人宣明智表示,新公司成立的目的,就是要发展台湾DRAM业的竞争力,新公司已制定阶段性目标,首先将在3月底确定技术合作伙伴,招募制程开发和产品设计的种子部队,解决TMC的技术来源;然后,提出赚钱计划,要让投资人有信心,且强调政府出资需经 “立法院”同意。

  宣明智提出,用政府的钱救存储芯片企业,要经过人民的同意,不希望政府花太多的钱,去投没有竞争力的产业,所以必须实行集中发展技术,而不是砸钱去帮助企业纾困。

  按照规划,总额为700亿新台币的投资中,一部分来自政府,由“国发基金”出资,另一部分为民间资金。宣明智建议政府投资不要超过300亿新台币,最好大多为民间投资,公司停损点设在亏损150亿新台币。

  这个建议得到政府认可,台湾“经济部工业局局长”陈昭义表示,DRAM产业救市方案原则上希望以民间资金为主,政府投入数额将待计划书出炉后再评估。

  宣明智称,成立TMC,只是政府帮助产业再造的方案之一,从提升产业竞争力,让原来投资还能继续发挥功效的角度出发。同时,“经济部”还会与各厂家接触,寻求具体可行的解决之道。

  联合抗韩

  去年,DRAM巨头韩国三星 “搅局”,其作为行业列名第一、销售产值占全球30%的大玩家,在全球行业整体供过于求,销售价低于成本价之际,断然采取逆势压价的战略。

  “这个行业供需严重失衡,三星逆势压价之后,各厂商面临的现状是,成本价2美金,销售价只有1美金。”分析人士一致认为,三星举动的目的,正是藉此打击台湾地区存储芯片企业。资料显示,台湾去年存储芯片企业亏损额高达1200亿新台币。

  业内专家莫大康介绍,台湾地区存储芯片产能规模为48万片,韩国三星、韩国海力士约为15万片,台湾地区在产能规模上居全球第一。“但这是台湾6家企业的总体规模,且并没有核心技术,单一企业谁都无力与列名第一的韩国三星抗衡。”

  台湾地区DRAM制作商共6家,分别是南亚科技、华亚科技、力晶、瑞晶、茂德和华邦,他们不仅要彼此竞争,更要抵御外来者入侵。

  自去年年末,列名全球第五的德国奇梦达宣告破产后,台湾企业更是危机重重,全球存储芯片业已经重新洗牌。同样,在金融风暴侵蚀下,列位第三、四名的美国美光和日本尔必达日子都不好过,在这种情况下,联盟台湾企业,共同对抗韩国三星、韩国海力士,就成了不错的选择。

  3月5日,美国美光发言人表示,之所以对该计划感兴趣,因为这为DRAM产业创造了更好的环境,并为美光提供了一个经济实用的扩大规模途径。如果能主导整合,将无偿拿出2500多项专利技术,并且将会建立联合开发模式。同样的,日本尔必达表示愿意加入台湾的DRAM产业再造方案,把技术落在台湾。消息称,最终谈判结果,很可能两家公司都会获得联盟。

  如果技术联盟达成,实现产业再造,未来全球DRAM产业将形成韩国三星电子和台湾地区对抗,形成三星、台湾、海力士和美光的市场份额座次。毕竟台湾具备生产成本低、12寸厂齐备等优势。

  据悉,在挑选技术加盟者时,现列全球第二的韩国海力士也频频向台湾释发诚意,但遭到拒绝,因为“抗韩”气氛已然形成。莫大康介绍,台湾地区能与韩国抗衡的主要是面板和存储器领域。

  宣明智认为,就目前来看,台湾DRAM业虽具规模,但仍缺核心技术,如果仅仅砸钱,只是延缓存活,并不能解决实质问题,要从资源利用和政府、全民利益的角度考虑。

  有消息称,最初台湾整合DRAM的数额是在2000亿元新台币,现在的700亿新台币已经是打折后的数字。即便如此,在3月9日,台湾“立法院”仍然对这项议案投了反对票。

  “台湾地区从2004年至今,投入存储器业的资金额已高达300亿美元,希望能打败韩国,那些‘立法委员’担心的是,即便再投个20亿美元,究竟有没有用?”业内专家莫大康说。

  远虑,还是远水?

  台湾DRAM业者对政府产业再造方案寄予很高期望,但很快就被泼了冷水。

  宣明智除了建议政府少投资金外,还对台湾DRAM业者敲响警钟:TMC方案并不能解决单一企业经营困境和背负债务,“新公司将会对台湾存储芯片业的技术、人才进行整合,以图将来能与韩国三星抗衡,并非单纯把台湾6家DRAM公司合并在一起”。

  因为合并在一起,会带来过多产能,也使新公司背上更多负债,而且还牵扯文化融合的问题。宣明智认为,台湾的存储芯片公司 “自己的问题要自己解决”。

  对此,台湾“经济部工业局局长”陈昭义也强调,政府的产业政策是针对整个产业,而非个别公司,到时候,被纳入整合的公司不一定会消失。同时,政府也并不忍心有企业倒闭,要看企业的努力程度。“业者要自救,别人才能看怎么帮,‘国发基金’也不能无止境的投钱。”

  台湾6家DRAM公司如今面临严重的负债压力,急需现金周转,加上运营困难,迫切需要政府支援。而政府救急不救穷的解释,与企业各自的小算盘颇有出入,被认为是远水解不了近渴。

  从企业角度,他们最好直接用上政府拨款。力晶董事长黄崇仁率先表达了不理解,“政府原希望提高产能集中度,DRAM公司数量越少越好,而现在等于台湾多出了第七家DRAM公司,多出了竞争者,企业的难关依然如故。”

  这个方案引发企业反弹,台湾台塑集团旗下有南亚科技和华亚两大DRAM公司,南亚科技称,如果政府采用TMC方案,南亚科技将重新启动先前与美国美光暂缓的技术进程,继续68与50纳米的开发,不再等待政府进度。力晶董事长黄崇仁表示,将再度会晤尔必达,不日将提出自救方案。

解密技术
解密问题
芯片解密